欢迎来到淘爹网,糗事百科成人版 成年

小学优等生被揪致头皮骨分离,河南名师被刑拘,母亲:他曾想50万私了

河南平顶山一9岁男童因上课说小话,被老师揪住头发从教室后排一直拖到讲台前罚站,导致其头皮骨分离。医院诊断结果为帽状腱膜下血肿,轻伤二级。

5月6日,当地警方通报称,涉事教师常某(男,52岁,平顶山市卫东区人,新华路小学教师)已被刑拘。

男童母亲苑女士告诉武汉晨报记者,常某是学校的名师代表,有独立办公室。事发后,校方认为此事是教师个人行为,与学校无关,不愿承担责任。

“孩子现在害怕老师,心理阴影很大,不愿意再回原来的学校上学。”

她说,希望涉事教师能被绳之以法,学校承担应有的责任,也希望其他学校和教师引以为戒,不要再让类似悲剧发生。

小学优等生被揪致头皮骨分离,河南名师被刑拘,母亲:他曾想50万私了

对话

【1】课堂说话被揪头发上讲台

武汉晨报:当天发生了什么?

苑女士:3月5号,学校在上信息课,我孩子跟他两个同学说话被常老师看到了,老师生气,就把他们三个揪到讲台上去。

武汉晨报:然后呢?

苑女士:老师第一次揪我小孩的时候,他感觉到疼,后退了一下,老师就认为他在反抗,接着使劲揪着头发把他从教室后面拖拽到讲台上。另外两个小孩也被揪上去了,但头发没有我家孩子长,所以没什么事情。

武汉晨报:检查了?

苑女士:放学后,我儿子一路上闷闷不乐,到家后说头疼,我仔细询问他才跟我说这件事。又过了两天,小孩开始呕吐、发低烧,也吃不下去饭。我带他去检查,CT检查结果是皮下血肿。

武汉晨报:后来呢?

苑女士:3月8号早上,我一睁眼看到儿子整个头肿了,就带他去医院住院,最终检查结果为帽状腱膜下血肿。

孩子入院22天,出血量达1000毫升以上,穿刺了7次,并且没有打麻药。做穿刺很痛苦,孩子毕竟年龄小,也比较依赖我,我每天就只能在医院陪着他,开导他,让他减少一些痛苦。

【2】作为一个母亲,我没有办法原谅他

武汉晨报:孩子平常在学校表现怎么样?

苑女士:我儿子学习非常好,在班里都是前三名,虽然他坐在最后一排,但座位是轮周制的。

武汉晨报:有注意网上一些发言吗?

苑女士:我作为一个母亲,看到有些网友的发言觉得很不能理解,我不希望别人污蔑我家孩子,况且他学习成绩非常好,也很懂礼貌,班里其他老师对他的评价都很高。

出事之后,其他老师也经常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恢复情况,对他很关心。


武汉晨报:涉事老师跟你们联系过吗?

苑女士:住院期间,常老师去医院表达过歉意,也赔偿了医药费。

但他当时来跟我儿子说,老师给你道歉,让你受伤了,那还不是因为你说话,你要不说话不就不会这样了吗?

武汉晨报:你怎么想?

苑女士:我作为家长,当时觉得很匪夷所思,我们家小孩仅仅是因为上课说话,就被打一顿,现在这个结果不是我们造成的,是常老师亲手造成的。

武汉晨报:后来?

苑女士:他了解到我儿子的情况很严重,又去了医院。我让他以后尽量不要来了,孩子不愿意见他。当天晚上,孩子就像发癔症了一样,一下惊醒,我吓坏了。第二天一早我就给班主任打电话,希望班主任转告常老师,让他以后不要来医院了,我们要走法律途径解决这件事。

作为一个母亲,我没有办法原谅他。

【3】老师正常上课17天

武汉晨报:事发后有投诉报警吗?

苑女士:孩子情况稳定一点后,我去区教育局和市教育局投诉,他们组织学校和我们开了个会。

孩子入院当天,我们也报了警,警察来给我儿子拍照、做笔录。涉事老师对他所做的事情也供认不讳。

一直等到我儿子出院,拿到病例,做了伤情鉴定,结果为轻伤二级,警方就把他刑拘了。

武汉晨报:开会说了些什么?

苑女士:我当时提出了两个疑问。

第一个是,为什么涉事老师在出事之后依然正常上课了十七天?校方给我的解释是,当时学校认为情况没那么严重,可能住几天院就好了,所以就让涉事老师正常上课。

第二个是,事发这么久,校方也没有给涉事老师一个处分,仅仅让他停课?他们给我的结论是,等到司法机关对老师做出处理,他们会根据那个处理结果来决定。

他们这样说,我后续也没有再继续追问。

武汉晨报:老师曾说要赔偿50万私了?

苑女士:在刑拘之前,他来找过我,说赔偿50万,双方签订一个协议,免除他的刑事处罚,同时也要求我不再追究学校责任,日后不能在网上说,不得诉讼等。

我看到之后气炸了,当场拒绝说,不可能,你该负的刑事责任一天也少不了。

武汉晨报:你有什么诉求?

苑女士:我希望这件事情公布于众,涉事老师能被绳之以法,让其他老师和学校也引以为戒,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悲剧。

同时,学生在学校里出这么大的事,校方却说这只是老师的个人行为,跟学校无关。我不能接受他们的说法。后面我打算起诉学校,也希望学校承担该承担的责任。

武汉晨报:孩子现在情况还好吗?

苑女士:孩子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,只能等到完全康复后再去上学,并且我考虑给他换一个学校,他自己也明确表示不想在那个学校上学。

我现在比较担心他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或者心理阴影。身体的伤害能慢慢好起来,但心理上的伤害花多少钱和时间都没有办法弥补。

武汉晨报实习记者 田思敏